{}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创意 »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阅读:2388  评论:0  收藏:0 文/ 苏行、江宇琦     发布于 2019/08/19

文章来源:毒眸 标签: 魔童降世、电影配音中国电影麦乐创意馆

{}

摘要: 尽管“平起平坐”听上去过于夸张,现在谈另一个“黄金时代”也好像为时尚早,但随着更多配音人才涌现,市场对配音演员的需求也有所提升,当下影视配音行业的确已是“柳暗花明”。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40亿。

上映前不被看好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一路打破各种偏见与“规律”,终于迈过40亿的票房大关、跻身国产片票房榜前三。随着该片的热卖,除了国漫崛起和藕饼CP,颇具特色的配音也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四川口音的太乙真人、常常因为结巴闹笑话的申公豹和“开口跪”的敖丙,都先后被送上了微博热搜。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配音能上热搜,不仅因为影片的配音优秀且具备相当的特色,也因为中国的观众等待一部好的配音作品,已经等待得太久了。

毕竟就在《哪吒之魔童降世》配音得到好评的同时,同期上映的《狮子王》、《爱宠大机密2》等进口片国语版配音,却纷纷被观众吐槽;而像《千与千寻》这样邀请流量明星配音的操作一旦“失手”,也容易被观众诟病。 

很多时候,中国的观众们不得不一面感慨着日漫的“声优都是魔鬼”,一面发出感慨:我们的配音产业什么时候也能和日本相比肩,配音演员也能像歌星、影视剧演员一样成为明星? 

事实上,毒眸发现,配音一度是国内各制片厂的强项。经历了五、六十年代“何为译制片”的探索,国内制片厂积累了不少进口影片译制的工作经验、培养了一批配音人才;七、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后,外片大量涌入,《尼罗河上的惨案》、《佐罗》、《追捕》等一大批进口影片被译制成国语版,这批制作精良的译制片共同造就了一个译制片的“黄金年代”。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尼罗河上的惨案》

在进口片译制之外,各大制片厂也会同时为动画电影配音,《大闹天宫》、《阿凡提》、《哪吒闹海》等动画作品的配音也给几代中国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然而九十年代以后,随着经济体制的转变,译制片、国产动画在市场环境冲击下开始走下坡路,配音行业也随即开始步入低迷,精品作品数量也不能和十几年前相提并论。

如今《哪吒之魔童降世》大热,以及《声临其境》等配音类综艺的热播,让更多普通受众也再度关注到了影视配音这个行业。中国的电影配音,还会迎来下一个黄金时代吗?

计划经济时代,配音“不计成本”

对于影视行业来说,一般来讲,影视配音有两个层面的涵义:广义指影视后期制作时对所有声音元素的处理,包括配乐、声效、独白、对白等;狭义则是指影视作品中的对白、独白、解说等。由于影视作品前期拍摄时无法将所有音效音响一并很好地录入,因此影视剧当中的声音元素都需要后期重新录制,人声配音则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 

多数情况下,人声配音一般由演员亲自完成,但由于后期制作时无法让所有演员都回到录音棚进行重新录制,或者在动画电影中本就没有所谓“原声”,因此常常需要其他演员进行替代,于是便衍生出了配音演员这一职业。

中国的配音行业崛起、壮大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之后,因《大闹天宫》等动画作品以及后续的译制片而为人所熟知。和计划经济时代很多文艺作品的创作一样,经济收益并不是各制片厂打造动画和译制作品的首要目的,因此在配音工作上各厂也常常不计时间和经济成本。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大闹天宫》

在这样的背景下,配音工作者有相对充裕的时间打磨作品,而“严谨的工作环节”也使得作品质量得以保证。 

配音演员林强向毒眸介绍,当时一部译制片在进行作业前,配音导演要先看原片;接着由翻译将台词翻译成中文文本;口型员进行初步核对,根据外文文本长度、口型等调整中文翻译;随后是配音导演、配音演员以及翻译一起看原片,分配角色,并根据演员配音习惯进行中文翻译的复对;

分配角色之后,演员还要像排话剧一样对戏,有了十全把握才进棚实录,整个流程工作时长往往以月来计数,有时一部影片的译制可能需要耗费两、三个月的时间——远远超出当下很多影片为了赶上映时间而不足两周的配音时长。 

相较于译制片,以动画片为主的国产影片虽然不需要做翻译、对口型等工作,但也需要经历相对漫长的创作过程。配音导演陈喆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当年上译厂为时长不足一个半小时的《天书奇谭》配音用了一个月时间。配音团队为每个人物设计了相应的说话方式以及惯用的口头语等,比如影片中的小皇帝,配音曹雷为这个角色设计了大量卷舌音,尾音也尽量拖长,以显示他身上的天真。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天书奇谭》的配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在这样一个不计成本进行创作的年代里,诞生出了大量经典的配音作品。以《佐罗》为例,配音演员童自荣同时为其中的侠盗和总督大人配音,两个角色一个刚毅果断,另一个养尊处优、胆小懦弱,童自荣对这两个角色进行了区分化处理,当时观众就形容他的声音是王子般的声音,主演阿兰·德隆也称赞童自荣为佐罗增色不少。

高质量的配音,加上彼时观众还不太习惯电影原声、对配音依赖度极高,因此很多配音作品、配音演员也是广受观众们的喜爱。

童自荣就曾凭借这《佐罗》被评价为“以自己的声音征服观众”的配音演员;配音演员毕克也因为在《追捕》中为高仓健饰演的杜秋配音而为人所熟知,被观众称为“中国的高仓健”,高仓健本人也对毕克的出演颇为欣赏,邀请毕克为他的另一部作品进行“代声”。 

特殊的时代环境造就了这个特殊的“配音黄金时代”,可也正因如此,这样的创作模式很难长久维系下去。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市场环境和观众的口味开始发生变化,影视配音行业也不得不进入到了另一个新阶段。

市场疲软,配音行业“失语”

上世纪80年代,是译制片最鼎盛的时代,但与此同时另一种配音影片也在改变着中国观众们的消费习惯。 据《南方周末》报道,1980年,中影进口公司派代表团访美,与美国电影协会洽谈美国影片进口问题,但当时好莱坞八大制片厂要求只能以分账的方式发行,而中国方面拒绝了这种提议。

因此,1978年到1993年,国内进口的628部影片全部为买断片。 拒绝了好莱坞,也就意味着拒绝了众多在国际上风靡的主流影片。但随着观众日益增长的需求,这些电影还是以另一种方式——录像厅、盗版光碟等进入到了国内,成为了80后一代对于好莱坞大片最真切的记忆。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上世纪某录像厅售票窗口(图片来源网络)

既是盗版,也就没有官方译制厂的配音,为迎合观众需求,盗版音像出版商甚至搭起草台班子自己为影片配音,配音流程被大大简化,几个人配完一部戏的情况常有发生。这种模式下创作出的配音片,质量自然可想而知,译文常有不准确的情况,能够做到“信、达、雅”的影片也很难得,很多盗版影像在后期制作时还会破坏影片原本的音响音效,观影效果与正版相去甚远。


这一时期,除了国产制片厂推出的译制片外,为数不多质地优良的配影片,更多是来自台湾地区。比如长期为周星驰配音的台湾配音演员石班瑜,他的声音和周星驰的形象在内地观众眼中俨然是合二为一的,以至于内地观众一度以为周星驰本人的声音就是国语配音版里呈现的样子。 
台湾配音演员石班瑜


台湾配音演员石班瑜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当时香港电影的主要市场在台湾,台湾引进影片后会进行国语配音;除港片之外,台湾借着与日本的历史关系,也往往能比大陆先行拿到大量动漫作品的版权,并进行译制配音。而国内的港片、日本动画片很多都进口自台湾,因此从八、九十年代甚至新世纪初的很多观众,都是伴随着港片中的枪声和软糯的台湾腔成长起来的。

就在观众开始被这类配音片抢夺走关注的同时,国内制片产业也开始有了大变化。九十年代以前中国电影生产都由传统“八大”制片厂所控制,九十年代以后,相对封闭的模式导致了电影产业发展的滞后,符合观众观影需求的作品也逐渐减少,如此一来,再花大时间给影片配音就不划算了,因此配音行业的发展也受到了影响。

随之停滞不前的还有译制费用。胶片时代,制片厂译制一部影片的预算是15万左右,而到了数字时代则降到5万每部。中影股份译制中心主任杨和平曾在采访中谈到,上世纪末制片厂能拿到的一部影片的译制费只是“刚刚回本”。更重要的是,一直到2015年左右,费用标准也还在原地踏步。 

译制厂运营逐渐式微,难以吸引新人,人才的流失也成为了行业顽疾。不仅如此,动画产业也因为计划经济时代的结束,开始发展困难,年轻人入行的热情也随着配音工作需求量的下降而消退。加之一大批从五十年代起就活跃在影视配音行业的艺术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逐渐退居二线,配音演员行业面临青黄不接的窘境。

没了优质的配音影片,加上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和外语教育在国内推广,被各类西方影视文化所冲击的观众开始逐渐习惯看只有中文字幕的原声影片。早在2000年的时候,就有调查显示70.37%的观众更愿意看仅有中文字幕的原声片。

到了今天,很多影院在进口片上,甚至不再排播国语版,只有社区周边影院为满足老人、儿童需求有少量国语版,商圈附近影院也只有在周末为满足家庭观众才会有部分国语版进口片排播。

影视崛起,影视配音野蛮生长

自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配音行业的冬天一直持续了十余年,一直等到2011年《后宫甄嬛传》热播,观众才重新注意到影视配音这个行业。 在《后宫甄嬛传》中,凭借着为甄嬛配音的出色表现,配音演员季冠霖热度大涨,配音演员这个群体再一次被推到台前。

随即,姜广涛、吴磊、乔诗语等有大量重要作品傍身的配音演员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社交媒体上也逐渐有网友对他们的作品进行讨论,这些演员也一度作为节目嘉宾被邀请到各大卫视。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季冠霖凭借着为甄嬛配音的出色表现而热度大涨

而到2018年3月《声临其境》的开播,则将外界这个行业的关注度又推上一个新的高峰。该节目创下连续11周同时段收视第一的纪录,豆瓣评分也达到了8.2分。尽管登上节目的嘉宾仍以演员为主,但也不乏配音演员的身影,凯叔、杜燕歌、边江等人都是职业配音演员,白客、秦昊、王祖蓝等演员刚出道时也从事过配音工作。节目把配音工作搬上舞台,配音演员也从幕后走到了台前,观众通过节目对这个行业有了更多认识。

一时间,配音演员需要加薪、配音行业需要被重视等话题,也开始在网络上被频繁提起,配音行业似乎又开始要迈向春天。只不过,在以市场、经济利益为导向的今天,配音行业想要真正复苏并不容易。

首当其冲的就是工期的压缩。和计划经济时代动辄以月计数的作业周期相比,很多项目的配音工期被极大压缩。

曾兼职做过配音工作的小柴告诉毒眸:“制作方在前期投入了大量精力,追求画面的精致,越到后期就只能压缩时间、精力和预算。” 就算是《大鱼海棠》这样比较重量级的作品,前期对配音工作也计划不足。

据报道,片方一开始计划启用素人进行配音,首版预告释出后,网友纷纷吐槽配音太普通,片方才又匆忙找到季冠霖、金士杰人为作品重新配音,因此正式配音时的工期也非常紧张,季冠霖为女主角椿配音只用了两三天时间,鹿神、赤松子、嫘祖、祝融等配角一共才录了一个晚上。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大鱼海棠》

进口片的节奏也早已不同以往。近年来,不少进口大片在国内上映时都实现了准同步,有的甚至还会提前上映,这就使得后期译制的时间更为紧张。不少好莱坞影片画面制作和提交甚至赶不上国内译制版制作截止时间,想要细细打磨配音更是有了不少限制。

如此紧张的工期内,从译制到配音就没有过去那么从容,工序也由繁入简。初对和复对合二为一,统一由配音导演、翻译或是制片部门进行润稿、对口型,排戏的过程也被省去,试音之后被选上的演员直接进棚实录。

据林强介绍,如今一部译制片配音少则两三天,最长也不超过一周,短的甚至只有一天时间。配音演员姜广涛就曾在采访中谈到,刘昊然为《驯龙高手3》仅用了一天时间;陈佩斯也曾“抱怨”,录制《爱宠大机密》里的兔子小白只用了一天时间,如果时间稍微宽裕一点,这个角色也会更出彩。 

配音质量不如从前、观众对配音版的需求也逐渐下降,种种因素驱使下,现在译制片早就不是为了将影片准确转化、传递给观众,而更像是一种营销手段,所以明星为进口影片配音也成了常规操作。以此前的《千与千寻》为例,电影上映前片方就针对中文版配音阵容进行了宣传,但影片上映后,观众纷纷反映配音演员的声音并不能很好地贴合人物,因此不少网友声称要复习台译版“洗洗耳”。

对于是否该让明星来配音,行业内也存在不少争议。林强认为,引入明星配音很大程度上看中了明星的流量,如果明星的演绎既能增加影片卖点、又能提升影片质量,则是一举两得。他以陈佩斯为例谈到,陈佩斯不仅懂在舞台上如何塑造角色,也懂怎样用声音塑造人物,1998年版《宝莲灯》里的孙悟空就被陈佩斯演绎得活灵活现。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1998年版《宝莲灯》中的孙悟空由陈佩斯配音

但明星配音是把双刃剑,片方越来越重视明星所带来的流量,往往忽视了配音效果。不少影片的明星配音,原本是想为影片增色,观众却因为不符合预期而并不买账。姜广涛在《今日影评》中也谈到,一般明星档期紧张且出场费高昂,片方在邀请明星演员进行配音前还是要充分考量演员是否符合所配角色、是否能对影片有正向提升。

配音能否再造黄金时代?

电影产业生态发生变化,致使译制片配音已经很难再成为一门主流生意,以往主要为译制片、动画电影服务的配音演员不得不转向其他配音产品的生产。在林强看来,更多机会和人才的涌现,就为配音行业迈向春天提供了可能。 与上世纪配音行业仅仅围绕着进口电影、动画片和少量影视剧服务的不同,近些年国产二次元内容增多,使得市场对配音产品的需求也在激增。

姜广涛就在微博动漫次元潮论坛上谈到,影视寒冬对配音行业影响并不算大,除了影视配音,配音演员还有动漫、广播剧、游戏等多方路径谋求生存。 以有声书、广播剧配音为例,曾兼职做过配音工作的小柴认为,“来钱快”是配音演员转投这条路的重要原因之一。

几年前,小柴曾兼职录过一个计划在喜马拉雅上线的母婴读物,每月收入5000元,节目上线后根据订阅量参与分成,分成底线是三成,订阅量越高分成比例越高。尽管收入并不算高,但小柴解释道,“只要前期能坚持下来,崭露头角后收入水平会好很多”。

知名项目的收入则相对可观。以广播剧重镇猫耳为例,平台大多知名IP都需要支付钻石解锁剧情,10元能在平台上充值100钻,《全职高手》、《魔道祖师》等热门作品一般需要249钻以上才能解锁,即大约25元以上。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魔道祖师》在猫耳上需支付399钻石方可解锁全部内容

由北斗企鹅工作室出品的《魔道祖师》第一季累计播放超9000万次,付费部分播放量最大一集播放超600万,单集平均播放量也在200万以上,粗略估计该剧的收入超过5000万,尽管最终需由猫耳、版权方以及出品方进行分账,但于出品方而言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市场需求的增多,使得新人培养的问题也逐渐被重视了起来,逐渐向规模化发展。虽然目前国内还高校少有开设影视配音专业,但冠声学院、729声工场、光合积木配音工作室等配音机构的训练班担起了新人培养的任务,不少二次元内容粉丝也有意进入配音行业,行业内涌现了大批新人。

某热播剧制片部门工作人员向毒眸透露,为她负责的项目进行后期配音的大多数演员都非常年轻,女主角的配音演员才二十出头,就已经有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女主角的配音经验。其他为配角甚至群杂配音的演员也非常积极,哪怕没有台词只是气息的录制也不敢怠慢,她形容这些配音演员“像班里的学霸”一样认真。

而行业整体的向好,不仅仅改善了配音演员们的生存现状,甚至反推了制作流程的标准化。近期不断刷新票房纪录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就是经历了先配音后制作画面的作业流程,配音演员在录音棚里几乎没有画面参考,配音导演陈浩在影片首映礼上透露,配音演员相当于在棚里“演了二十多天话剧”。 

中国的电影配音,何日能重回荣光?

《哪吒》中的李靖由陈浩配音

林强在采访中也谈到,目前像这样学习国外模式进行前置配音的动画已经不在少数了,他就曾经参与过一个同时需要前置配音和后置配音的项目。

在为项目进行前置配音时,项目还仅有动态分镜等画面雏形,配音演员需要结合画面时长进行前置配音,为画面制作提供参考。画面制作完毕后,配音演员们回到棚里再次进行配音,由于画面本身就是根据配音演员的声音节奏、表现张力进行制作的,因此演员在后置配音时也更加游刃有余。

有些3D项目也会在配音演员身上佩戴仪器进行CG捕捉,进行画面制作时以配音演员的表情、动作作为参考。 “这不能算是模仿国外的制作方式,而是国产作品也必须经历的过程”,林强这样评价这种看起来非常复杂的工作方式。 

而此前暑期档大热的《陈情令》也做了一件让不少配音演员为之振奋的事——两位主演的配音演员登上了海报,配音演员获得如此待遇,这在头部国产剧当中还是第一次。“这简直是配音演员的春天啊,和影视演员平起平坐。”一位配音演员在朋友圈评价道。 

尽管“平起平坐”听上去过于夸张,现在谈另一个“黄金时代”也好像为时尚早,但随着更多配音人才涌现,市场对配音演员的需求也有所提升,当下影视配音行业的确已是“柳暗花明”。

麦乐网,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资讯,深度解读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模式,为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职业社交、作品共享、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关注微信公众号:mediaclubcc,或登录网站:www.mediaclub.cc投稿。欢迎致电:010-85786221。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收藏
  • 点赞 1
登录 | 注册  
相关文章
最新更新
最新创客
麦乐网  青年创意文化社区
麦乐网
关于我们
权益声明
帮助中心
合作服务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钛媒体
虎嗅网
36Kr
CreativeBoom
InspirationGrid
uFunk
DLL下载
古诗网
私信
  • 最近联系人
  • 我的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