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创意 » 互联网裁员的“正确姿势”

互联网裁员的“正确姿势”

阅读:820  评论:0  收藏:0 文/ 陈邓新、李觐麟、许伟     发布于 2019/11/26

文章来源:锌刻度 标签: 网易互联网公司裁员麦乐创意馆

{}

摘要: 一名互联网领域资深HR告诉笔者,裁员尽量分几波进行,顺序按照差评员工、普通员工、骨干员工依次递进,这样一是遵循制度规则,二是员工也能理解,多数情况下认为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又到年底“裁员”时,互联网公司的优化措施倍受舆论关注,因为一次缺乏人情味的裁员,网易被推上风口浪尖。

2019年11月23日,一名自称为网易游戏服务了5年的老兵爆料,其患上扩张型心肌病之后,被迫离职,经历了“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甚至被保安赶出公司”。

对此,网易承认:“相关人员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等诸多不妥行为。对此,我们向这位前同事和他的家人,以及因此受到影响的同事和公众致歉——对不起,我们做错了。”

而就在上周,网易CFO杨昭烜在2019年Q3财报电话会议上宣称:“公司的研发人员比二季度和去年年底都有增加,这也打破了媒体上一些关于网易大裁员的谣言。”

好不容易重塑的形象,再度破灭。

其实,互联网裁员再平常不过,方式也各不相同,有的因遭遇中年危机、有的遭遇集体裁撤、有的遭遇末尾淘汰。

互联网裁员的“正确姿势”,冷暖自知。

中年危机:拼不过年轻人

回想自己这几个月来的经历,就职于某互联网公司的郝杰(化名)在接到解聘通知时,竟然萌生出了一种“果然如此”的尘埃落定之感。

“其实早就料到了,毕竟前几个月算起来跑医院的时间比跑公司还多。”郝杰苦笑着对锌刻度说,自从家里的老人病倒之后,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仿佛就直接杠上了。

毕竟之前是由老人负责接送孩子上学,打理日常生活琐事,郝杰与妻子只管安心上班,顶多在下班时间辅导孩子作业,或是在周末带全家人出游放松就好。而现在,这些全都变成了奢望。

二十多岁时的敢打敢拼让郝杰成功打入公司中层,如今拖着四十多岁的身体,精力却再也跟不上郝杰的现实需求,“每天轮流去医院照顾老人、包揽孩子和家里的大小事、再兼顾工作,这样连轴转的结果就是,既没把工作干好,对老人孩子的照顾也有疏忽,甚至后来连我自己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

郝杰明白,在上有老下有小,还有房贷和车贷的情况下,无论是家庭还是工作,都是求稳求安逸的时候。他更知道,一份稳定又高薪的工作是多么难得,一个人到中年无法再次披甲上阵为公司拼命的人,重新再找个不错工作的难度有多高。

这一点,放在互联网行业尤其明显。美国知名调查机构PayScale的数据显示,2018年苹果员工的平均年龄是31岁,Google是30岁,Facebook、linkedIn是29岁。而在国内,腾讯、华为的员工平均年龄都在28岁左右。

互联网裁员的“正确姿势”

尽管郝杰所在公司的规模比不上这些国内外知名互联网企业,但这些数据也说明了互联网行业整体呈平均年龄偏低的趋势,再小的公司也难免被大环境影响。

锌刻度就此求证了多位互联网从业者,有人告诉锌刻度,如今行业内几乎可以说是“谈邮色变”。他们当下最怕的就是突然收到解聘通知,因为这往往意味着接下来必然会有一段“节衣缩食”的艰难日子,而这种情况也会一直持续到找到下一份工作,但又有多少人能找到十分契合自己目前所需的工作呢?

在正式拿到解聘通知之前,HR曾找郝杰进行过谈话,说他因为工作欠佳被fire了。当时,想到这份工作对自己是如此重要,他多次对HR表示自己还是非常想做这份工作,会尽量调整好工作状态,希望公司再给他一个机会。不仅如此,他还试过不断给领导打电话。但或许是考虑到郝杰目前的家庭情况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领导的态度异常坚决,“到最后,他们都不太愿意接我的电话了。”

现在,郝杰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拿着公司给的赔偿金,把身体养好之后再做打算。之后到底是转行还是留守互联网找份新工作,还得看行业局势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会不会有些许好转。

末尾淘汰:“被优化”的撕X大战

大龄被裁只是少数,多数都是被末尾淘汰。

半年前的一个下午,薛雅妮(化名)刚休完年假回归工作,尽管刚经历了14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但她还是选择一下飞机就立刻赶到公司。不知道这是否要归功于女性敏锐的第六感,薛雅妮总觉得最近工作有点不顺,再不多挣点表现恐怕年底加薪无望了。

薛雅妮刚满26岁,来到这家头部互联网公司也刚4年。从大四时通过校招入职以来,公司人性化的福利和周遭领导同事的友善都让她觉得工作和社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不过因为今年互联网公司大多动荡不小,所以薛雅妮所在的非技术部门也就几乎成为了被开刀的首选。

工位还没坐热,薛雅妮的上司把她叫到一间会议室。一坐下,上司便笑眯眯地询问薛雅妮在瑞士玩得是否开心,有没有血拼一番?不过,简短的一番寒暄之后,便是开门见山地一句“最近这段时间业务变化很大,我们部门可能会有一些人员调整,你要有心理准备。”

听到这句话的当下,薛雅妮有些懵,她没想到这个不好的预感竟然真的在自己身上成真了。眼看着薛雅妮迟迟没说话,上司补充了一句:“这暂时只是挨个通知一下,你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结果还没定呢。”

安慰的话也只是安慰而已,接下来上司告诉薛雅妮,直到8月底之前,可以每天打完卡就出去找工作,给自己留条后路。

后来,薛雅妮想了很久,为什么是自己?论资历,她虽然比不上已经工作十年以上的老员工,但在人员流动如此频繁的互联网行业当中,她已经算得上部门里的“老人”一枚。论能力,薛雅妮已经主管着部门不少重要事宜,带过不少实习生和新人。尤其是在社群运营方面,目前部门里她无疑是最出色的一个。论为人处世,薛雅妮自认平时与大家都相处得不错,有忙尽量帮,私下互动也不少。

思考良久,薛雅妮认为“站错队”是她最大的过失。

原来,薛雅妮所在的部门此前与另一个部门在不少业务上产生了交集,后来公司决定将两个部门合并并且减少一部分职能重复的人员。在这样的节点上,薛雅妮的直系上司被调岗,新的上司上任。或许是因为习惯,或许是因为业务的确有交集,薛雅妮时常和前任上司一起讨论案子,私下也交往甚密。

这个猜想,在后来的一位同事口中得到了证实,“新领导对你老是和前任领导一起讨论项目挺不满的,甚至还有点怀疑你们俩私下悄悄用公司资源做小号。”对方如是告诉薛雅妮。可事到如今,薛雅妮即便内心有一万个冤枉,也只能默默往肚里咽。

“被优化”这件事已经成为无法逆转的事实,薛雅妮也不得不努力地开始找下一份工作。好在自身实力不错,薛雅妮很快就物色到了心仪的工作。只是,又一道坎出现在了面前,连薛雅妮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

就在薛雅妮办理离职手续的当天,现任上司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语气十分强硬的要求薛雅妮把之前运营的所有社群全部交出来,但凡留了一个,就不给她办理手续。因为账号是用自己手机号注册的,所以薛雅妮提出转移社群管理权限,并保证今后绝不用账号发布任何信息。但这个方法还是没能得到认同,两者也因此争执不下。

“没过多久,我被拉到了一个群里,里面有部门的同事、领导,还有上一级的分管领导。他们有的唱红脸,有的唱白脸,唯一的目的就是:交出账号。”薛雅妮一脸无奈地对锌刻度说道,“最后,他们开始威胁我,如果不交出来,就会在资料上写‘评语’,直接影响今后找工作的背景调查。”

最终的结果是,薛雅妮交出了自己的账号,连手机号也一并更换,和两幅面孔的同事和领导说了再见,和奋斗了4年的北京说了再见。

集体裁撤:覆巢之下无完卵

比末尾淘汰更可怕的,是集体裁撤,无人幸存。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句名言出自张乐最喜欢的《增广贤文》一文。

作为一名佛系“90后”、IT跨国公司从业者,张乐平时最大的爱好是潜水,更是加入了深圳某户外潜水俱乐部。

临近年底,其所在的部门因为业绩不佳被全部裁撤,一个不留。

处于上升期时,说我们是公司的长矛,负责开疆拓土,现在经营不善,又说我们是公司的伤口,负责血流不止。”张乐无奈说道。

其实,对这个结局,冥冥之中张乐感觉早已注定:“数据集成开发业务,国内企业技术上不比我们差,但价格往往只有我们的三分之二,甚至还有对半砍的,竞争压力特别大。”

当11月14日裁员消息传来时,整个部门鸦雀无声,似乎每个人都等着这一天,又不愿面对这一天,一刻钟内无人交谈,张乐默默地收拾桌面:“说是要在上海成立一个新公司,全部吸纳我们,但我们在深圳安家的安家、买房的买房,这是说走就走得了的吗?”

剩下的就是对赔偿的期待了。

按惯例为N+1,但部门所有人都想多争取一点,部门经理也不例外,身为两个孩子的父亲,且在深圳背负巨额房贷,内心无比挣扎。

“最后谈下来为N+1+2。”张乐急切需要找到下家,“不过+2这部分,现在都没有收到,也懒得去闹,现在只琢磨收到的两个offer,到底去哪家。”

张乐碰到的是部门被裁撤,而戴玉文碰到的则是公司被清盘。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从小在西安长大、长期接受历史熏陶的戴玉文,在北京迎来了人生高光时刻。

2016年,戴玉文入职北京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从事风控岗位,从此与互联网金融结下不解之缘。

然而,这一行风险频发,行业前景黯淡,今年7月戴玉文所在的公司被集团宣布关闭、集团从而彻底退出互联网金融业务。

戴玉文向锌刻度表示:“今年年初,营销部、公关部最先被裁撤,之后轮到风控部,再之后为技术部、人力部,最后是财务部、客服部等部门。”

“躲过了第一波裁员,却没躲过第二波裁员。”戴玉文庆幸离开的较早,“早点出来也好,赔付更及时,到了后面赔付都出现了拖延。”

离职后,戴玉文萌生了逃离互联网互联网金融的念头,改投科技金融公司,继续从事风控一职:“网络支付、网络借款等依然有风控岗,有经验的老手还是有人要的。”

唯一的麻烦是曾经的互联网金融背景。

“风控岗责任重大,一般都要进行背景调查,但P2P暴雷不止,造成第一印象不佳。”

如此,拖了好久戴玉文终于在8月9日成功应聘某网络支付公司:“背景调查是电话进行的,曾经的领导给予能力肯定的答复,且给出离职理由‘公司战略重心转移,给予该员工转岗及合同不续签的两个选择,该员工主动选择合同不续签’。”

裁员是门艺术    

通过上述采访,可见互联网裁员暗含诸多门道,与网易简单粗暴的裁员有云泥之别,这也难怪后者在网络上被声讨。

简而言之,裁员是门艺术。

如何让被裁员工不会奋起投诉,才是门道的精髓。

首推高举高打,从管理层开刀,最易折服底下的员工,京东、腾讯、百度等莫不如此。

今年3月,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发了一份内部邮件,在邮件中提到:“2019年,公司将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同事进入管理层。”

今年2月,在京东集团开年大会上,刘强东宣布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公司近9成的管理者是80后甚至90后,未来公司会继续给予年轻人机会,大胆破格任用价值观正、能力卓越的双高人才。”

在去年12月的2018年度腾讯员工大会上,马化腾提到:“在干部提升方面,我们会拿出20%名额优先倾斜更年轻的干部,希望未来有更多年轻人脱颖而出。”

异曲同工的地方,都是为年轻人晋升提供更多渠道,从而赢得多数人支持,也转移了裁员的矛盾焦点:高管都被裁了,员工被裁不是顺理成章吗,顺带敲山震虎,令其余高管产生危机感,激发更大潜能。如此,实现一箭三雕。

其次,提供丰厚的补偿。

有的互联网公司裁员时充斥着焦虑感、危机感,有的互联网公司裁员洋溢着幸福感,滴滴、思科就为其中的代表。 

2019年2月15日的滴滴月度全员会上,滴滴CEO程维宣布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赔偿方案为N+1+3月份工资+年假双倍薪资折现,有员工表示“我们组争裁员名额都快打了起来”,也有员工表示“我顺利被裁,竟然被裁出了幸福感”,还有员工表示“求问,怎么才能争取被裁”。

而今年5月,甲骨文宣布要撤掉中国研发中心,赔偿方案为N+6,而有媒体调查发现,甲骨文员工的月收入应该在3~10万,换而言之工作满十年的员工获得的赔偿超百万元。

如此,员工收获真金白银的实惠,企业收获厚道的美誉,也算双赢。

再次,裁员不能操之过急,要循序渐进。

一名互联网领域资深HR告诉锌刻度,裁员尽量分几波进行,顺序按照差评员工、普通员工、骨干员工依次递进,这样一是遵循制度规则,二是员工也能理解,多数情况下认为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一旦碰到对裁员不满的员工,也要耐心劝导,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才是王道。

麦乐网,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资讯,深度解读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模式,为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职业社交、作品共享、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关注微信公众号:mediaclubcc,或登录网站:www.mediaclub.cc投稿。欢迎致电:010-85786221。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收藏
  • 点赞 1
登录 | 注册  
相关文章
最新更新
最新创客
麦乐网  青年创意文化社区
麦乐网
关于我们
权益声明
帮助中心
合作服务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钛媒体
虎嗅网
36Kr
CreativeBoom
InspirationGrid
uFunk
DLL下载
古诗网
私信
  • 最近联系人
  • 我的麦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