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文化创意 » 「颜值焦虑」偷袭职场

「颜值焦虑」偷袭职场

阅读:1900  评论:0  收藏:0 文/ 吴怼怼     发布于 2019/12/11

文章来源:吴怼怼 标签: 职场颜值经济麦乐创意馆令人心动的offer

{}

摘要: 喧嚣嘈杂、五光十色的大众媒介经常给大众制造一种错觉:镜头下,他们看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个身边的普通人,都比自己好看。在这种「虚拟镜像」中,大众很容易陷入对自我颜值的焦虑,长久以来更会形成审美方式的偏颇和单一。

「李晨最可爱呀,看着心情好,我可以做工作,他负责可爱就行」。

在12月11日晚播出的《令人心动的offer》里,实习生邓冰莹自带滤镜,选择「颜值最高」的李晨,作为课题合作伙伴。这直接点燃了offer加油团郭京飞的八卦之魂,「选择李晨真的是因为他颜值高」吗?

作为一种隐性资产,颜值在互联网催生的「影像」时代,很容易成为职场的潜在加分项。

当颜值作为一种「视觉符号」,成为职场、婚恋甚至陌生人社交领域的最激烈竞争因素时,95后、00后这群「宽松世代」对颜值的追捧、消费和竞争,就更为袒露和直白

01

视觉文化、悦目情节

可能很多人默认的职场第一条潜规则是:好看就是通行证。

在需要频繁碰面和沟通的商务场景中,「高颜值」的确能在第一时间给对方赏心悦目的感受。

节目中,Papi姜逸磊认为在具体的工作岗位上,尤其是需要和外人沟通的岗位如前台、商务、律师等,「颜值会成为一个加分项」。

这种观点并非没有依据。

心理学研究表明,人际沟通影响力产生的最大因素是视觉,这一比例高达55%, 远高于语言的 7% 和语调的 38%。颜值作为「视觉符号」的一种,会在第一时间对沟通产生影响。

也就是说,拥有「外貌优势」的普通人在日常沟通中,比「声音好听」的人更占优势。

美国作家斯蒂文 · 杰菲斯曾在《外貌至上》中写道:社会普遍存在「悦目情节」。大众倾向于忽视「面容姣好」的人的其他缺点。

Papi姜逸磊指出,这正是「颜值即正义」这一观点带来的负面影响。她本人并不认同。

「这(暗示)只要颜值高,你干了什么坏事我都可以原谅你。一方面,抹杀了颜值高的人的努力,另一方面也给自己找理由,反正(不成功)是因为长得不好看。」

这种观点的偏颇在于,将职场的成功完全归因于外力,甚至是上天赋予的因素,把自然人的主观能动性轻易抹去。

调查显示,目前职场人普遍受到「颜值焦虑」的困扰。

2018年《中国青年颜值竞争力报告》指出,求职者认为外貌是仅次于工作经验和学历的影响因素,年薪30万以上的被调查者普遍认为更高的颜值有利于升职加薪。

另一组来自医美行业的数据,从侧面证实了职场人对「颜值影响个人竞争力」的焦虑。

据统计,每年 5 月,国内整形美容机构门诊量当中,18-23岁年龄段的人数比例达到 35% 以上,到 7 月份暑假正式开始,18-23 岁年龄段人数还会攀升至 40% 以上,多是高考后的准大学生或者即将走上职场的毕业生。

02

颜值绝非唯一正义

作为R1SE男团队长,周震南用自身的经历阐述,「颜值不止讲的是脸,有些时候实力与颜值是并存、共进退的,在舞台上,用实力去展现,那也是美,也是一种颜值。」

其实,周震南的长相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符合大众审美,但在《创造营2019》中,抛开「出道艺人」的光环,周震南一登台,一张嘴,便光芒四射。他的实力与舞台魅力,有目共睹。

作为唱跳实力兼备的原创艺人,《创造营2019》中的他曾带领团队创作了一首的原创作品《Fireman》,致敬森林消防员拼搏奉献的职业精神,这个作品以及他本人一度被评为有「超越年龄的思想厚度和深度」。

最终他在这档节目中,圈粉无数,断层成团,站在中央。

周震南,他自己就是「颜值与实力共进退」的最好例证

俗话说「认真的男人最帅」,不无道理。

在知乎话题「颜值和实力,哪个更重要」下,高晓松作为实力派代表,被高票回答挂起。

在《晓说奇谈》和《奇葩说》中,他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受到观众喜爱。

一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成为都市森林里职场社畜的自我安慰。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在「矮大紧」缺席《奇葩说》的日子里,观众不断在弹幕和官微下刷屏互动,直言「没有高晓松的奇葩说,没有那么好看了」。这些热议和呼唤最终达成了高晓松在第五季的回归。

事实上,过往研究表明,颜值影响就业的原因主要有三种。

第一,社会学家的品位歧视和社会偏见。通俗而言,超过60%的雇主会根据自身的喜好选人,即使这些因素和劳动者本身的工作能力和生产水平并无直接关系。部分雇主对「高颜值求职者」的偏好,导致了相貌较差的求职者的就业率降低。

第二,高颜值劳动者往往具有较高的生产能力和就业素质,雇主选择这类员工是理性选择。实验证明外表条件越好的人往往具有更高的自信水平以及较强的交流能力。这使他们更容易被雇主所接受和喜爱,从而获得更高收入。

第三,「消费者偏好」导致的行业门槛。销售、服务、管理等外向型职业需要与消费者接触更加频繁。律师这一职业,由于和「委托人」的沟通频繁,就是典型代表。

在此之外,实力的积累往往能让普通人闪闪发光。

以《令人心动的offer》中带教老师徐灵菱为例,网友赞叹徐灵菱为高颜值职场达人的典型代表。

但徐老师受到观众喜爱,绝不仅仅是因为「容貌姣好」,更有她在安慰实习生郭旭处理好职场关系时的温柔细心,提醒实习生见客户时「避免低级错误,塑造专业形象」的职业素养,以及她侃侃而谈的处世之道「人情练达,世事洞明」、「女孩要人格独立、财务自由、精神自由才能有安全感」。

这些片段和细节都加深了观众对徐律师的喜爱。

我们要明白,观众对徐律师的这种喜爱,一定是建立在她自身「专业实力」过硬的基础上,是「颜值」和「实力」同时发挥作用,才让观众在观看节目时赋予她最大化的「颜值滤镜」。

「高颜值」的确是职场软实力,但颜值绝不是职场的决定项。

就这档节目聚焦的「律师」这一职业而言,offer加油团成员行业律师岳屾山给出了自己的理解。

比起天生拥有或者后天调整过的颜值,岳律师认为更重要的是「职业形象」。

「能力是可以用时间(培养)的,但职业形象是第一印象,是第一时间可以被感受到的」。

03

宽松世代的职场打怪升级

有趣的现象是,求职者对于颜值的「第一次焦虑年龄」正在不断提前

九成00后、五成95后在18岁前具备颜值竞争意识,更多的90后、80后、70后分别在18~25岁、25~30岁、30~40岁间萌生颜值竞争意识。

这群年轻的,没有经历过战争和物资匮乏年代的95后、00后被称为「宽松世代」,但并不代表这群新兴社畜没有压力。

在整个社会的各路行业、各类人群都形成对「颜值」的追逐时,媒体的传播往往会扩大这个现象的声量。

喧嚣嘈杂、五光十色的大众媒介经常给大众制造一种错觉:镜头下,他们看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个身边的普通人,都比自己好看。

在这种「虚拟镜像」中,大众很容易陷入对自我颜值的焦虑,长久以来更会形成审美方式的偏颇和单一

他们对颜值的「在意」和「追捧」,心态上是左右摇摆的

一方面,「宽松世代」专注于建构自己的外在颜值,既拾掇自己,也挑剔别人,并通过挑剔得来的「颜值优越感」建立自信。

另一方面,对颜值的关注,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我很美,我在追求变美」精神安慰和心理暗示。如此以来,如果在事业上没有成就,也可以退而求其次说「我把时间都投资给美丽了」。

但把颜值作为衡量「优秀」的唯一指标,未免还是太过表面了。

不过,年轻的「宽松世代」一旦实力和颜值兼备,就很容易「开挂」。

总自嘲「颜值不够」的毛不易,在出道节目中,指着自己对观众说 ——「时代不同了,长成这样也可以上台,上选秀节目,偶像类的节目」。

「2G少年」周震南,虽然对门外的世界懵懂未知,但已经学会用「颜值和实力共进退」的方式,在娱乐圈打怪升级,慢慢展现对职场和社会的思考。

当「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萦绕耳畔时,当周震南站在R1SE男团正中间的中心位时,一切足以说明

麦乐网,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资讯,深度解读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产业模式,为文化创意、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职业社交、作品共享、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关注微信公众号:mediaclubcc,或登录网站:www.mediaclub.cc投稿。欢迎致电:010-85786221。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收藏
  • 点赞 0
登录 | 注册  
相关文章
最新更新
最新创客
麦乐网  青年创意文化社区
麦乐网
关于我们
权益声明
帮助中心
合作服务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钛媒体
虎嗅网
36Kr
CreativeBoom
InspirationGrid
uFunk
DLL下载
古诗网
私信
  • 最近联系人
  • 我的麦友